太极实业(600667.CN)

上半年净利下滑超八成主业十年九亏,多笔补助未及时披露收监管函,太极集团"补助依赖症"严重

时间:20-10-19 10:51    来源:和讯

曾经家喻户晓的太极集团(600129,股吧),如今业绩增长乏力销售费用居高不下,主业10年中9年亏损,业绩靠补助明显,近日更是因为多次收到政府补助却未进行披露,因此太极集团收到了上交所的监管函。

太极集团多笔补助未及时披露收监管函

10月12日,上交所对太极集团及时任董事会秘书蒋茜予以监管关注。上交所表示,太极集团多次收到的政府补助,累计或单笔金额多次达到应当披露的标准,但太极集团未按规定及时披露,损害了投资者的知情权。公司前述行为违反了《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有关规定。时任公司董事会秘书蒋茜作为公司信息披露事务具体负责人,未能勤勉尽责,对公司前述违规行为负有责任。

上半年净利下滑超八成主业十年九亏,多笔补助未及时披露收监管函,太极集团

根据监管函,2020年1月2日,重庆太极实业(600667)(600667,股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极集团或公司)披露公告称,自2019年1月至公告披露日,累计收到各类政府补助共8,518.45万元,其中收到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7,401.81万元,占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比例为105.34%。根据上述公告,截至2019年1月23日,公司收到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1,127万元,占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比例为16.04%,达到临时公告披露标准,但公司未及时披露。同时,2019年4月22日、11月27日、12月22日,公司分别收到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791万元、2,760.17万元和997.45万元,占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绝对值的比例分别为11.26%、39.28%和14.2%,上述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单笔均达到临时公告披露标准,但公司均未及时披露。

2020年7月24日,公司披露公告称,自2020年1月1日至公告披露日,累计收到各类政府补助共6,216.69万元,其中收到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5,424.11万元,占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绝对值的比例为76.58%。根据上述公告,2020年3月18日,公司收到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累计760.04万元,占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绝对值的比例为10.73%,达到临时公告披露标准,但公司未及时披露。同时,2020年5月29日、6月23日,公司分别收到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1,353.00万元、1,611.61万元,占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绝对值的比例分别为19.10%、22.75%,上述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单笔均达到临时公告披露标准,但公司均未及时披露。

太极集团"补助依赖症"严重,主业十年九亏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1993年的太极集团到现在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成为中国最早一批上市的药企,凭借对传统医药市场的精准把控,太极集团曾在白礼西的带领下推出藿香正气口服液、番茄胶囊等一系列响彻一方的明星产品,同时也让太极集团名气大涨。

但奇怪的是,公司虽然净利润看起来不错,但实际上从更能体现主业的扣非净利润上来讲,实际上是亏损居多。扣非净利润就是扣除非经常损益后的净利润,指扣除与企业经营没有关系的一切收入与开支后得到的利润,通俗地说,扣非净利润的非指的是不经常发生的损益。一般而言,观察上市公司业绩时,扣非后的净利润情况更具有价值。因为很多公司其实主业不济,更多依靠政府补助、出卖资产等实现所谓的业绩增长或者盈利。

数据显示,太极集团的扣非净利润10年中就有9年是亏损的。2010年至2019年十年间,太极集团营业收入从59.86亿元增至116.43亿元,增幅近100%。但同期,其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则分别为-0.57亿元、-1.33亿元、-2.43亿元、-1.72亿元、-2.81亿元、-5.36亿元、-4.43亿元、0.64亿元、-0.84亿元和-1.57亿元,从扣非净利情况可以看出太极集团主营业务的盈利能力是一个“摇摆不定”的状态,甚至还一直在走下坡路。

上半年净利下滑超八成主业十年九亏,多笔补助未及时披露收监管函,太极集团

事实上,政府补助在太极集团的业绩增长中扮演着重要作用。2018年,太极集团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4356.27万元,占公司当期净利润的61.99%。2019年,太极集团亏损7083.03万元,其中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4754.63万元。

上半年净利下滑超八成,资产负债率高企

今年上半年公司的业绩依旧呈下滑态势,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公司实现销售收入 57.54 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 6.4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1021.76 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 88.53%。值得关注的是,扣非净利润却亏损2017.3万元,同比下跌137.6%。

有关专家表示,太极集团扣非净利为负,意味着公司的主营业务发展迟缓。太极集团对于制药主业经营并没有规划好是造成难以盈利的主要原因,负债高企、销售费用的居高不下严重拖累公司业绩,加之研发投入少新品不能及时跟进,在藿香正气口服液、急支糖浆等产品逐步销量增长乏力,加剧了净利下滑。

同时,太极集团资产负债率数年来一直居高不下。数据显示,2012年后连续6年,太极集团的资产负债率都保持在80%以上。近两年有所回落,但任然接近8成。截止上半年,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为77.77%。

在太极集团居高不下的营业总成本中,不得不关注的是其居高的销售费用。太极集团半年报显示,销售费用为16.82亿元,较去年同期微减,但其中广告宣传费及促销费为3.66亿元,市场维护开拓费9.14亿元,仍处于高位。

值得一提的是,前董事长白礼西对一手带大的太极集团有极高的期待,早在2017年,白礼西就曾公开表示,争取用不到10年时间达到“千亿太极”。然而,太极集团这几年间的路又该如何走呢?

(责任编辑:邵晓慧 )

看全文